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岳母故事
岳母故事

岳母故事

工头涛叔,五十多岁了,胖胖的有点秃顶,他抽很多烟,有着一口大黄牙,他搞过很多女人了,但没搞过这么大年纪的。他很希望我能带岳母来,但是我排不过期来,轮到现在。一个是涛叔的舅舅福伯,六十五了,老伴在乡下,他平时在工地看门口很久没家了,只能在工地门口看着来往的女人,淌著口水。还有一个是,阿强,他是阿涛的远房侄子,身材魁梧,做体力活练就了一身发达的肌肉疙瘩,油光光的。我循例回避了,找了个借口出去了。涛叔叼了一根烟,靠了过来,呵呵地说:“欢迎,欢迎,请坐”福伯拉了一张椅子过来。阿强悄悄地把窗户和门都关上了。

  我发现门傍一边放置了一条板凳顺手拿过放到门前,站上去垫高自己贴上门边小心打开门上的小窗就往里边看。这下不看还好;我实在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太快了。强壮的阿强好像有点虐待倾向,他突然一声不吭,冲过去,哗的把岳母的衣服撕开来了,一把奶罩拉到一边,就啃下去,看来憋了很久。福伯,也想解岳母的裤带,但人老眼花,回头找了一把生锈的剪刀,剪她的裤子。岳母虽然有点思想准备,但那见过这种阵势,吓呆了“你们,干嘛,干嘛——”哭叫着。反而,涛叔见女人多了,很有风度,一边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一边说:“慢慢来,别弄伤了她。等一下交代不起。”这时,岳母就像狗一样趴跪在房间里一张大木床上,一肥一瘦的两个老头儿分别跪在她前边及后边。妻子头部靠在前面一个满脸血色,凶狠的的壮汉的腹部以下,几乎是贴著胯间之处。她的头不停地上下前后的摆动着,而涛叔双手扶在她的脑后压紧她一头垂肩的乱发,慢慢地配合著腰部做缓缓的挺送。见那福伯陶醉地瞇著双眼咬著下唇好样子很是快活的。虽然看不清楚。但我知道岳母正在为他吸吮生殖器。另一位在后边的是涛叔,他的双手扶在岳母腰下,他的下体紧贴她的臀部。他也是不停地前后摇摆着腰,肥厚的大腿肉随激烈的运动而不停地跳动。我离得远,没有清楚看着岳母的性器和涛叔阳具交合的情况。岳母也不时在将翘高的肉臀一下一下的往后耸动来配合男人阳具抽插,又见岳母胸前垂下的一对圆球状鼓胀的大乳房,在阿强的手里和口边正激烈的荡漾乱蹦跳。他托住一对浑圆又没多少有弹性的乳房又捏又揉又推,拚命地啜拚命地吸吮。一条粗舌缠着黑色的奶头拨弄。涛叔在一下一下地抽动着,听他淫猥地说:“啊呀……老妹,你的骚穴实在好紧呀,夹死我的老弟弟啦……啊哟……”福伯,一只手卡著岳母的脖子,一只手拉着她的奶头,抽送著。阿强转过岳母的身后和涛叔说:“阿叔,我想搞她的屁眼。”一手抓住乐母的手上下套弄着他的阴茎,令一只手顺手拿了旁边桌子上的一只丝瓜,吐了一些唾沫在手指上,就著把丝瓜慢慢地推进去。“啊,痛啊”岳母一声惨叫。阿强哈哈大笑。

  我很担心会弄坏了岳母,真想阻止他,但一想我出现可能会更糟。涛叔很卖力地摇晃着腰部又说:“老妹,你的美腿再分开点,我要再插”在这时,他的下体运动得剧烈起来,见他双手掐紧小玲两边臀肉。下体发狂地耸动,冲撞著后挺的屁股。急速的运动一下比一下紧,终听他哼着声喊。身体一下子定住不动,然后马上又再抽动下,射了出来。这时就听到岳母从含着阳具的口中哼出的一声闷叫,她的脸扭曲起来,福伯把精液都流到了她的喉咙里去了。福伯无力地瘫倒了。与此同时,阿强一手那丝瓜抽动着她的屁眼,自己也射出了浓浓的精液,都喷到了岳母的背上。(岳母因为这次休息了一个月)岳母经过这次洗礼后,一个多月下不了地种菜。我也很心疼她,开始买了些补品给她吃。渐渐地她的脸色红润了起来,恢复到原来健康的状态了。她能继续劳动,我的心也放下了一块石头。不知为何,我本来非常讨厌她的,现在反而不会了,我也觉得有点奇怪。 慢慢地,我们夫妻俩已经没和她吵了,融洽许多。

一天下午,老婆叫我去拿个毕业证书,我来到岳母家,掏出钥匙打开门,好像没人,看来都出去了。上楼后,到老婆以前的房间,翻了半个小时,满头灰尘,终于找到了。下了楼梯,我正准备出去,只听得浴室传来哗哗水声。“是谁?”原来岳母在洗澡。这个声音令前段时间发生的刺激的的图画像放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重播。我的老二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我是阿作啊,我来帮阿韵拿个证书回学校。”我悄悄走近了浴室门口,看着里面的光影,脑子里满是岳母健硕的光身子,心里痒痒的。我打算先不走了,在客厅里坐下来。“阿作帮我递条毛巾,在那张椅子上,红色那条。”好容易等她洗完了,准备擦身穿衣,岳母拉开了一条缝,隐隐约约露出一些春色。“哇”忍不住了,我拿了那条毛巾,塞过去,一下子拉开门。突然间,抱住她。整个浴室都是蒸汽,那种热气腾腾,软玉温香的感觉,使我像吃了兴奋剂。她惊恐万分的样子,更令我非常激动。我一进去一把抓住她的奶,掐住她的脖子,就把她顶在墙上,她还没反映不过来,喘著说︰“快住手,我是你岳母啊!”“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也不差我一个了。现在什么时了……”我一边帮她做思想工作,一边脱裤子。她还有一点扭捏,“有人回来了”我那管得了这么多,不停地亲着她的大嘴唇、脖子,揉那一双下垂大奶子,阴茎撞来撞去。我抱她到楼上卧室,她还挺沉的,我把她放在床上,慢悠悠地欣赏。我第一次这么近地观察她的裸体,我老婆说得没错,她妈里面的皮肤还挺白,与给太阳晒到的地方形成强烈的对比。两个奶子挺大的,可就是已经下垂了,晃来晃去的,上面还有几丝青筋。下身长著浓密的黑毛,像一个树林。她开始还有一点假正经,拉过一张毯子遮住自己黑黑的奶头。我一把拉开毯子扔到地上,她像只受惊的老兔子。我看见此番春宫,扑了过去。我抓住她的大奶,仔细一看,黑黑的乳晕上还有几根毛,我使劲地拔了两根,又抓又撩,乳头登时硬了起来。岳母可能身体也有了些反应,喘得越来越厉害,脸颊绯红,眼睛也半睁半闭,有点感觉。我一边含着她的乳头,一只手拨开树林,把手指在她的阴唇上抚摸。不一会,我满手都是她的骚液,我拿我的鼻孔边,闻了一闻有点味。我扶著鸡巴往阴道里插,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屁股,用力地拍。龟头一下子就进去了,全根尽没,看来是前期的后果。我忍住没射出来。她两条粗壮的大腿举得高高,小腿上的汗毛飘飘。没多久,我开始抽插起来,次次都插到底,太松了,和老婆的差远了。但她也完全投入了,双手死死抓着我的肩膀,嘴里也哼哼唧唧起来︰“快……别停……好……”我突然间,把我的老二拔出来,骂到:“好个屁。”我让她翻了身,象狗一样。我用力抓着她的头发,顺着下垂的双乳一直摸到结实的屁股。我的手指在肉缝里找到了敏感的小肉粒,微微揉了揉。一股淫水从里面淌出来,顺着我的手臂往下流。我把手上的淫水抹到她的屁眼上,她抬起臀部,把我粗硬的大阴茎整条吞入她的肛门里。这次才紧了很多。我在枕头旁边随手摸到一个手电筒,摸索著把它插进了岳母的阴道。岳母颤动了几下。岳母非常爽,我屁股一挺一挺的,就像骑着一匹母马,我使粗硬的大阴茎在她的肉体里冲刺,岳母咬紧牙关,承受着我自后向前的冲击,还有手电自前向后的攻击。她已经被我奸得欲仙欲死,连手都差点撑不住了。我看着旁边的镜子,也被这幅图画给折服。岳母给我搞得有点虚脱了,我突然停住了,接着忍不住地把一股烫热的精液注入她的肉体里。我停止了抽搐,把阴茎从岳母的屁眼里拔了出来,她的屁眼还不挺抖动着,精液慢慢地流了出来。手电仍然插在她的阴户上微微地颤动着。她有气无力,不出声了。虽然我也很累也很想睡,但毕竟在人家里。我捡起地上毯子帮岳母盖上……

【完】